希拉里和特朗普中国式“潜规则”有多可怕?-政策最前沿

中国式“潜规则”有多可怕?-政策最前沿



连贪官都害怕的"潜规则"之谜
目前中国大陆各行业都存在着潜规则。潜规则是指没有正式规定,而在某些人群中被行为各方普遍遵守的隐含规则,如演艺界中的潜规则、官场提拔过程中的潜规则、消费行业中的潜规则等等。那么这个典故是否也揭示了目前中国大陆道德崩溃的人文环境就是造成连贪官都害怕的“潜规则”的原因呢?
忏悔的贪官
近年来,落马的各类大小贪官可谓数不胜数,其贪污腐败的手段花样翻新,从中也折射出中国大陆道德崩溃后的社会环境。
众多贪官在法庭上也呈现了一篇篇“义正词严”、空洞无物、套话连篇、滑稽可笑、如同其在位时假大空的政治报告一样的忏悔录。但在众多的贪官“忏悔录”中,都多多少少地透露出一种看似“无奈”的选择。这里仅摘取重庆晚报报导过的两个贪官的例子:
事例之一,原重庆市规划局原副局长梁晓琦受贿金额超过1589万元,于2008年底被一审判处死缓。他落马后表示“在房地产规划、开发领域中存在的‘潜规则’让我感到害怕”。
事例之二,先后担任重庆市房地产管理局副局长、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长、重庆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王斌则称:“一些房地产投资商有着一整套相当讲究的行贿手法:先是小额见面试探求助,事成后再加大筹码感谢;无事也保持小额相送,有事求助更方便;你怕收,他安慰你,甚至对天发誓,其实背后将账记得一清二楚;不收钱送物也行,只要你不推辞。方法种种,一般立场不坚定的人是很难抵挡的,我就是一个俘虏。”
隐藏于中国社会的贪官潜规则
此前媒体曾报导说,上文提到的贪官梁晓琦不仅在口头上对房地产领域的潜规则感到害怕,为摆脱这种恐慌,他甚至多次酝酿调离规划局副局长这一“肥缺”:“有人劝我留在规划局,不要脱离为官主战场。实际上,我心里非常惧怕留在那个岗位上。我很清楚按那种搞法早晚会出事。”
贪官惧怕房产潜规则,清醒地认识到“按那种搞法早晚会出事”,多次欲调离肥缺。连贪官都害怕的“潜规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潜规则?这里边的水到底有多深混在隋唐?作为局外人,我们很难想像,只能从媒体的报导和平时的观察中“管中窥豹”。
另一个贪官王斌的忏悔,则是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梁晓琦的恐惧:一些房地产投资商有着一整套相当讲究的行贿手法,他们已经将行贿程式化、专业化甚至“科学化”了。
这种广泛分布的贪官潜规则实际上已经不仅仅限于房地产业,已经形成了一种连贪官都怕的整个社会环境,让置身其中的人很难“独善其身”。甚至,也确实有一些人贪腐是“身不由己”—在无孔不入的潜规则下,谁又能轻易脱身呢?劣币驱逐良币、贪官淘汰清官的荒诞剧,正在很多地方上演着。
贪官潜规则的社会基础
风靡中国大陆的一出电视连续剧《蜗居》让观众们,尤其女性观众对剧中的大贪官、市长秘书、包养情人的男主角宋思明几乎处于痴迷的程度,可以用好评如潮来评价,却似乎完全忘记了他是一个人人应该痛恨的、包养情人的大贪官。
宋思明呼风唤雨、手眼通天,无所不能,却只为心爱的女人;他出身贫寒然而通过个人奋斗走上高位的成功男人;他聪明睿智,洞悉世事,他做事谨慎低调,深沉冷静,运筹帷幄,作为市长秘书的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学识广博,语出经典,令人顿生敬意和崇拜之情;他重感情,有担当,遇事从容淡定不逃避,无论对情人还是对妻儿都负责到底,在深知大难临头、自身不保时,他毅然为情人海藻留下了500万的生活费,后来又向他的美国朋友马克托付海藻和他们的孩子。虽然没有了爱情,但是对他的结发妻子,也并不是冷血冷心,在他的岳父病危时,他毫不犹豫、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了自己作为一家之长的责任,安慰惊慌流泪的妻子……。
尽管这只是一个电视连续剧,但之所以能够引起社会的巨大反响,说明它反映了社会的现实,也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符合了大众的价值取向。也就是说,大多数观众认为,像宋思明这样的贪官是可以得到认可的,尽管是个贪官,但当贪官也是一种无奈。显然,这一是非判断标准完全不符合正常社会的价值观。在民主国家里李林沛,对于政府官员更是近于苛刻地要求最完美的道德形象。
在大众心目中,宋思明应该属于大智大勇的“好”贪官。当然,像宋思明这样的贪官如果处于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下利马综合症,远离产生贪官潜规则的社会环境,也应该能够轻松地步入成功的社会名流之列。
如何打破潜规则
被称之为美国有史以来最缺乏文采的前美国总统布什曾向中国网民发表过一段十分精彩的讲话,“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寄诚庸,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熟人之间的潜规则造成巨大制度成本
我们常常讲的人情面子,主要是指在熟人之间运作。民营企业很多领导总有一个感觉:熟人多了好办事,要用熟人,用熟人可靠。我算了一下,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用熟人实际上也不是都能赚钱的事,不一定用熟人就能给企业带来利益;另外,熟人通常不会给你个人带来很大利益沸多里达克,相反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多成本上的过度支出,收入是递减的。
再举个例子。你开车违规了,闯红灯了,被警察拦住了,你一看那警察是个熟人,他对你说:“大哥,你怎么在这儿!”你说:“对不起,刚才没看见红灯,打了一个盹儿。”对方说:“没事儿爱的替身,过去吧。”
这时候你会怎么样?你会觉得有面子。为什么?别人闯红灯会被警察拦住了处罚,而这个警察当着别人的面管你叫大哥,按照我们刚才讲的人际关系模型,在第三者面前管你叫大哥,是给你面子。你又有了面子,又省却了50块钱罚款,你今天就很开心。然后你说:“兄弟,没事儿,改天一块儿吃个饭。”他说:“行。”
第二次路过这儿,不是闯红灯,而是拐错弯了,一看又是这哥们儿,这回不道歉了,你说:“又是您当班啊?”对方问:“最近买卖不错,要请客啊!”你说:“行啊,改日喝酒!”又省了50块钱旷世神医,希拉里和特朗普面子大了去了!但因为觉得麻烦了人家两次,都被拦住又放了,你会找理由请他吃饭,还这个人情。跟警察哥们儿一吃一喝一高兴,花费肯定超过100块钱。警察这会儿觉得很有面子,因为你请他喝酒,而中国人喝酒时要敬酒、要吹捧,他的感觉肯定好得不得了。
俩人关系于是由一般熟人变成亲密熟人,甚至是家人那种,更有面子了。山本一木于是,吃完了以后,你多问了一句:“最近弟妹忙什么呢?”警察说:“你这弟妹不争气,一天在家没啥事儿艾特早教论坛,找工作特别难。要不上你那儿找个活儿干,能开点钱开点钱,别让她在家待着?”你说:“没问题,哥们儿的事儿嘛。”因为你不答应是不给他面子,答应了就是给他面子。于是他又敬你一杯,然后散了。
过两天警察媳妇儿来上班了,怎么开工资呢?按照当下的标准,工资不可能太低。这工资月月都得开,每月至少1000块,还要买保险,加上其他杂支,差不多2000块钱,每个月都得给。上班3个月之后,警察兄弟打电话来了,说:“大哥你那公司咋管的,这么乱!媳妇回来见天跟我说,您好好管管您手下,不能老欺负我媳妇,她不就是没上大学嘛,没上大学也是人。”
第二天你上班,被迫变法儿让人都知道她老公跟你是哥们儿。而这时你可能已经不开车,也不可能违章了。同时你也对这位警察媳妇不耐烦了,对警察说:“弟妹在这儿不舒服,干脆让她回家萧月华。这样吧,她不用上班,我每月给她开一千二,一年给她发两万四。”
这就是中国人的博弈,你花了钱,一年搭进两万四,还不好意思停这工资;最后钱花出去了,又早晚得罪了哥们儿。但如果当初警察一上来敬礼说罚款50块的时候,你就乖乖给50块,任他扣分,你整天就会闷闷不乐,责备自己不留神,并开始小心驾驶。
回家后媳妇问你为什么不高兴,你告诉她今天开车闯红灯被罚了,老婆就该骂你令狐剑,说:“你牛什么,你跟警察不是哥们儿,市局又没人,就瞎闯红灯。咱家这点钱不够你罚的。”你会说:“行了,别说了,以后我小心就是了。”从此你就变成好公民,尽量不再违规、不被罚款。
我们公司甚至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熟人的太太到公司来上班,后来跟别人跑了。结果这位熟人丈夫打电话来,质问说为什么把媳妇放这儿还被人勾引走了青狼獒。
和警察媳妇的例子如出一辙,要维持跟这类朋友的面子关系,就要保证他们托付的人开心和平安无事;而任何时候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面子就没了,人的关系归零,回到生人关系,你看合算不合算?
熟人往往能满足你片刻的虚荣心,但会导致你不必要的交往,花了时间、精力,同时又导致你过度的成本支出。有时候为面子支付的成本你是不知道的;只有当你跟警察兄弟掰了的时候;你才知道,为了当时的50块钱,支付了两万多成本,中间搭了这么多扯皮的事,而且弟妹来了以后让公司内部关系变得更复杂。很多的故事证明,熟人关系是超越制度而且破坏制度的。
熟人关系是有选择地超越规则,熟人之间有亲疏、有利害,亲密的、利害大的关系超越制度就多一点,疏远的一般关系超越就少一点。熟人越多的地方,越没法遵守制度,结果只能由习惯和传统文化来支配。比如乡村社会,文明制度(法律)是最少的,这时候老爷爷说了算,全部都是熟人与面子关系,最后潜规则占上风。
所以民营企业熟人用得越多,越相信内部熟人关系,制度成本就越高,而且制度会被损害,甚至根本没有办法建立制度文明。
例如,我们曾让监事会专门对公司内部制度执行情况做过一个定量研究,专门研究哪些制度被执行,哪些制度没被执行。后来发现执行最不好的是报销制度,大概只执行了40%唾液酸苷酶,因为报销是熟人给熟人签字,没有人认真核票,基本上都签了。越是熟的人越不好说不签,因为关系太熟。执行最好的是投资制度,因为投资是董事会定,董事会都是生人,跟经理平时没什么交往,关于投资一定要董事会批准,执行率是100%。
我因此意识到这几乎成为一个规律:熟人多的公司林宗一,执行力度就不好。所以万通很早就提出生人原则,建立生人文化,另外还提出了担保制度我是傀儡皇帝,也就是说公司不主张用熟人,都用生人,从那以后公司制度执行比原来好很多。
我们现在大多通过猎头公司和网上招聘,公司现在的熟人已经降为不到10%,这在民营企业中已相当少了,不过按我的理想,应该一个都不要,全部都是生人才好。
担保制度是什么颤栗之花?谁要推荐熟人,需要这个推荐人担保;这个熟人犯了错误,推荐人要赔钱;熟人得了奖金推荐人可以跟着分。从公司整体看来,实行了担保制度后,制度执行比原来好很多,坚持生人文化、生人原则有利于提高公司制度化。
很多民营企业长期不注意这一点,熟人介入最大的是家族企业。家族企业规则最难建立,比如儿子犯了错误,你能把儿子炒了吗?儿媳妇做出纳把钱点错了,你能扣她奖金吗?所以你的规则就虚设了。于是你们家族成员在公司内部全部超越规则,却要求剩下的人都按规则办,那怎么会有凝聚力?
在这方面,我觉得熟人本身超越规则造成制度成本巨大,熟人在一对一博弈当中也是成本巨大,而人们往往浑然不觉这种隐含在面子下面的成本。事实上,当你算清楚以后,会发现生人比熟人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更有利于公司制度化,也更有利于控制组织当中的成本。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浏览: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