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日报中国式投资难题——做空难-凯恩斯

中国式投资难题——做空难-凯恩斯候勇

理论上,股指期货和期权都是做空的工具,但是由于50万开户门槛限制,导致对于大多数散户来说笔筒树,A股是没有做空机制的。特别是没有个股的做空机制,导致投资人不能通过发现造假的公司,做空赚钱。
我们有时候很希望能够给我们的读者提供一些辨别造假的内容,但是在举例方面难题还是不小的,如果举已经被证监会发现的例子呢,其中很多细节并不是很明晰阿信蛋蛋妹,对于没有现实参与的投资人很难感同身受,如果举我们怀疑的上市公司的例子呢,则自会遭受强力的反弹雷吉布什,上市公司会让自媒体拿出怀疑造假的证据,而通过公开数据我们当然不足以打赢官司,所以很多时候这方面造假的描述更多的是讲方法,在没有做空的情况下,投资人更多只能依赖自己的判断和知识。

其实在上市公司体系中独立董事应该是主要的中间人和第三方,但是独立董事的作用在A股并不是很明显,这么多年和退市制度一样,我们没有看到独立董事有什么积极作为,当然这不是光制度上的问题曹继敏,一团和气和集体主义一直在A股普遍的存在,既然没有做空,姜次郎那么谁也没必要当恶人鑫威评测网,当恶人也没人支持。
那么对于投资人如何给予建议呢狼王契妃?个人建议规避股权过于集中的上市公司,比如实际控制人控股超过60%,当然这个实际控制人大多数是个人性质的格格屋 ,而且这个实际控制人的股份应该包含直系和旁系血亲的高管持股,也就是说,如果碰上家族持股,外加整个家族控股比例超过60%的总股本,并且家族成员大量进入企业管理层担任CEO戏王之王,CFO和COO,那么就要小心财务陷阱。

有人可能认为其他形式的关联方也存在勾结造假行为,但个人认为中国是属于人情社会献给阿妈的歌,其中最严重的关联关系应该是属于血缘关系。所以对于投资人,与其找很多的可能性,还不如清晰明了的规避一部分上市公司。
A股公司治理层面有审计准则和内控规范,而且每年都会有外部审计和审阅。常州日报按照道理造假是可以通过上下游函证基本了解的,但是A股缺乏主动性的查漏机制,所以即使是最负责的CPA也只能和上市公司就一些问题进行拉锯,而不能主动作为。
故而,对于投资人,我们罗列了一些上市公司治理方面不同寻常的不利表象,作为投资人甄别好坏的参考。
1、家族式的控股,家族式的管理层,家族式的董事会。
2、打酱油的独立董事广东博文学校,多为兼职,甚至违背原则来自有关联方的人,缺乏独立性则无法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
3、长期的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合作或者在短期频繁更换会计事务所。不换,是因为怕换了出事;而换的频繁安可来福,则说明CPA和上市公司有意见相左北京自修大学。
4、夸夸其谈的管理层。
5、过多的关联交易田振崴。除了一些日常的关联交易,还有一些企业总是体外运行公司,然后高价卖给上市公司。
6、脱离实际的股权激励。因为目标过高不切实际会逼迫管理层造假长濑凑,目标过低容易达到会掏空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应该有制衡,很多时候有恶人才会安全,很多人在之前不看好上海家化应代明,认为平安毁掉了葛文耀建立的好公司,但是个人的看法是,有些问题在权力更迭之后才能让人一览无余,才能让投资人找到足够的安全边际,相对于每年高额的增长酸蜂,有时候找到持股的安全性同样很重要。
后语:很多人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煌组词,以示鼓励!长期坚持原创真的很不容易,坚持是一种信仰,打赏是一种态度!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4年04月11日   浏览: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