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健拍过的电视剧中国名著开篇与结尾:万千悲喜,终归一悟-德鲁克博雅管理

中国名著开篇与结尾:万千悲喜,终归一悟-德鲁克博雅管理


来源:古典书城
一部优秀文学作品往往都有一个结构严谨的布局,吸引人的开头和意味深长的结尾,犹如一个人的一生。它可以是开始时的诗意,或是结尾时的悲寂,或喜或悲,全都隐藏在一首首诗里……
风月情长,终究梦一场
《红楼梦》
“红楼梦”者,红尘梦幻也。梦里是荒唐,从小说本身,红楼的开篇词就体现出来: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
试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世间之人,一个个都是情种,只是有真情和妄情,人情和欲情,流落在人间风月场上。
到结尾的时候,曲终人散或许让人伤感,繁华落尽、生死茫茫更是无尽凄凉:
看破的图卢兹天气,遁入空门。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人生路途也有千万种,可是结局却宿命般地奔向同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佛家认为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的一切都是幻象,是不实的。从天上而来,从远古走来,切勿迷失本来面目,抛弃对红楼的痴迷,方可明心见性,返本归真。
心机,天机,契机
《三国演义》
开始也是结束东方闻道,三国的开篇,借用了明代大学问家杨慎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仿佛看到一位曾经叱咤风云、阅尽世间成败的白发老者,站在离开的小船的船头,端着杯中酒,唱着这首歌。
在三国的结尾,有一首长诗,尽说那个金戈铁马的英雄时代,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后一句: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书中也多次讲到“天意”主宰着人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认为预兆吉凶、星辰明晦、天文乾象变化等都是“天意”的表现,“天意”是人所不能违抗的,人只能顺天而行。
这也让人想到《三国志·诸葛亮传》里最后那句话:“盖天命有归,不可以智力争也“。或许,这就是天数黑百合小区。
尘归尘,土归土
《水浒传》
《水浒》读起来扑面草莽英雄气,一场江湖侠义志,万千无语悲凉意。所以开卷词才流露这样的气质: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
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
谈笑看吴钩。
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
七雄扰扰乱春秋。
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
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
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变桑田古路。
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木,
恐伤弓远之曲木。
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本来被镇压于伏魔殿的待罪天罡与地煞星君,纷纷转生成人出世,聚在梁山,其中的恩恩怨怨透着个人意志的不由自主,是非谁人定?
由此来看,开卷词中的潇洒与冷眼或许都是装出来的,这种无奈的身不由己,在结尾处的几首诗中关婉珊,终于明白流露出来:
生当鼎食死封侯涉钓英雄传,男子平生志已酬。
铁马夜嘶山月暗,玄猿秋啸暮云稠极度险情。
不须出处求真迹,却喜忠良作话头。
千古蓼洼埋玉地,落花啼鸟总关愁。
打拼已过,七分到手,剩下的三分便是靠机缘了。是吗?其实不是!梁山好汉的失败根源,源自内心对封建社会的一丝期盼。
但他们依旧是英雄寒松赋,因为,他们做了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也不敢做的事。无论何时,只要尽力而为,问可心无愧。
始于慈悲,终于觉悟
《西游记》
在“四大名著”里,《西游记》更直接更温情,只有它在历经坎坷后,有了皆大欢喜的结局。
佛家的主题只有两个:慈悲、觉悟。于是开篇诗中说: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张卫健拍过的电视剧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佛家讲求心善即是禅,西游记正是“善”的故事。而西游结尾,是这样说的: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五虎网,同生极乐国。
唐僧是一位慈悲为怀、一身正气的圣僧,意志坚定,持之以恒。孙悟空忠心护师,全始全终,除恶扬善。他们虽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但却终于取得真经,修成正果,使人们认识到只有向善才是人生正道。
这个圆满结局沙西米,可以用八个字概括: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光明正义,永存世间
《封神演义》
《封神演义》的主旨是歌颂光明正义,倡导道德伦理,激浊扬清,认为有德者是天命之所归。所以,开篇便有诗云:
混沌初分盘古先,太极两仪四象悬,子天丑地人寅出,避除兽患有巢贤。
因为坚信正义永存,所以书中的道德高尚之士无不顺天而行。老子、元始、准提、接引等替天行道;周文王、周武王实行仁政;姜子牙辅周灭纣,他们都认为“天”不仅主宰着无穷世事和人的命运,而且还能区别善恶而给人以佐助或惩罚,强调天人合一,坚信正义必胜。
当商朝灭亡,正义终于打败邪恶时,赢得的是秉持正义的英雄们的无上光荣——封神!所以,结尾有诗云:
蒙蒙香霭彩云生,满道讴歌贺太平。北极祥光笼兑地,南来紫气绕金城。群仙此日皆证果,列圣明朝监返真。万古嵩呼禋祀远,从今让国永澄清。
可以看出,古代社会是以道德为核心,按天理做好人,积累德行,达到更高的标准,达到思想境界的升华,以至成仙得道。
现实与永恒的较量
《东游记》
神仙世界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境界,有人间所没有的美好,所以,《东游记》的开篇便用一首《点绛唇》,描写了世人对神仙世界的无限向往:
流水行云,气清奇,将谁依附?
烟云名声,留与幽人付。
犬吠天空飞鸿影院,鹤唳乘风去,难凭据,
八仙何处,演卷从头顾。
《东游记》记叙了八位神仙修炼得道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就是现实与永恒的较量。现实的沧海桑田,斯蒂斯不过神仙的转瞬间,何谓永恒?
于是,人将慢慢懂得,所谓永恒,只是心中对美好的向往与追求:
泉瀑涓涓净,山花霭霭飞;白云回合处,应是至人栖。
看破红尘,抛弃名利,返回自己的先天本性,回到自己的本来的地方,这就是本真的意义。
中国古典名著,看似平凡的开篇与结尾,却暗藏着作者内心的思考。这思考,才是每部名著背后最核心的思想所在。
或喜或悲,或忧或虑,亦或禅或道,或许都不重要;而对人性的探索,对社会的反思,对天道的感悟,才最可贵。
THE END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01月05日   浏览: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