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延中国幕墙行业究竟是被哪个王八蛋整垮的?-中创幕墙

中国幕墙行业究竟是被哪个王八蛋整垮的?-中创幕墙

你们知道中国的幕墙行业今年有多惨吗?

我就说一件事! 20年前,你爸月薪500元的时候,一个平方普通的构件式幕墙1300元,现在你月薪5000元了,一个平方构件式幕墙是700元穿越情欲海。
你说这些幕墙公司老板是不是哭到惨绝人寰的地步了?
HM,ZARA,中国大陆最畅销的女装品牌。中国市场里面这两个牌子,约70%是东南亚制造,不相信,你去大商场看看标签。而且这种趋势会加速发展。宜家、nike,已经开始把工厂搬到东南亚了。中国作为幕墙大国,前景也岌岌可危,被东南亚那些劳动力比较廉价的国家取代的可能性极大。
中国幕墙的起步很成功,中国农民工肯吃苦,守纪律,任劳任怨。霍晓红但第二步走得不行,在幕墙业积累了资金后,通过四万亿、炒房潮,吃光用光了。这一点,真的很郁闷。
中国幕墙行业究竟是被谁整垮的?

1、税费:不能承受之重
社会保险33%,企业所得税20%,增值税17%,个税累进,粗算10%,贷款利息10%,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动不动被监理、质监站起诉罚款,你还得找个律师应付一下。
如果还觉得容易的话,你可以办个企业试试看!
现在在上海开个最小的幕墙公司(不含加工厂,纯公司,这在幕墙领域只能类似于皮包公司了),租最小的市区办公室,人工,房租,办工设备,税费,样样都贵,起步每年40万。十人公司每年要100万。这是最低标准,员工还十分不满意待遇。普通人有啥生意巫门传人,能够在养活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还能够赚钱?
做生意真的很难的,不是开玩笑。
开饭馆,炒菜,一个盘子赚8元,手炒断了,也赚不了多少。经常遇到刁蛮顾客,没事找茬,老板娘还要亲自冲上去吵,还要小舅子假装小混混。小店一开,动不动就要罚款,卫生啊,广告啊,消防啊,哎,要是都懂这些法规,还会去炒菜吗?
说个真人真事。我有个亲戚,某年春节前雇了个小面包车,三人带了六箱儿童服装,在高速被交警拦下,人货混装,罚款一万。那两个小夫妻身上没有一万元,走不了,春节前,那么冷的天,小夫妻在高速边上哭了一晚上,没人理他们。
现在的幕墙行业,可不就跟饭店老板、倒卖童装的是一样处境吗?
2、各项成本不断攀升
对于幕墙行业而言,主要的生产要素都在涨价。
工资社保,每年增加12%-15%,食堂菜价,水价,气价,都在涨,房租是长期合同,一般也是每年上涨一点点。再算算物流成本恶人修仙,中国到处是收费站,幕墙板块、型材、构件等从苏北小县城出厂,到四川小县城销售,中转三四次,价格基本是涨三倍,否则就是亏。总而言之,所有东西都在涨,唯独是出厂价格持续下跌,小加工厂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这也催生了大量代加工的厂家,今天贴甲公司的招牌,明天贴乙公司的招牌,用以应付甲方考察,也便于施工单位就近加工,强如江河远大之流,虽然在中国各个大区建立了加工厂,然而,冷暖自知。
现在中小幕墙企业的生存现状:黑白两道的压迫,业务量冷到冰点,知识产权保护为0,合同无法履行,到处都是收费项目,挂靠费节节攀升。这种现实情况,怎么可能产生大批优质企业?
3、融资难,难于上青天
作为幕墙企业经营者,我深刻体会到贷款的酸甜苦辣。
如果你要是为社会创造财富而去申请企业贷款,那无数表格和各种痛苦,会让你觉得办企业好像是在干坏事。如果是炒房去贷款,随便开个假证明,说自己月薪四万,银行会默契的假装不知道,闭起眼睛放贷。
为什么银行不肯放款给中小幕墙企业?原因很简单,你的生意不能稳赚钱,银行不想借给你。贷款100万元给小民企和贷款一个亿给大国企,花费的成本是一样的,银行自然没有心思理会中小企业了,尤其是幕墙行业这种大资本运作的,投入几个亿,利润率以现在的行情也就一两千万,完全违背了人家放高利贷的初衷。
现在的情况是,中小幕墙企业拿不到贷款,国企拿到了资金后无处投资,于是资金在国企手里转个弯,高息放贷给中小企业。国企成为贷款的二道贩子,再扒了小老板一层皮。中小企业雪上加霜丢手绢简谱,惨惨惨。
4、劳动力都往工地跑
中国幕墙业不是和欧美日制造业竞争,而是和有天量贷款的国企基建竞争资金实力。基建工程建筑工地开出的超高工资,普通幕墙公司根本无力对抗。你培养了3年的安装工邹开云,其他工地一加薪就跑了,你和谁去竞争?所谓招工容易,是要高工资的三目猴,否则没人来。
现在一个办公室文员,吹空调都要3500+五险一金,而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建设,由于是国企主导凡小爱,根本不考虑投资收益,也无所谓劳动力成本,缺人就加工资,通过高工资诱惑幕墙企业的人到工地砌砖。基建的资金来源于贷款,且无所谓还贷,幕墙公司要考虑成本和利润,只好收摊了。许多高速公路给农民工发高工资嘻戏谷,但本身亏损,搞笑吧?一旦不印钞张延,农民工的高工资立即就没了。
5、房地产摧毁实体经济
房地产已经占领了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了。

2015年中国GDP是67万亿,其中全国卖地收入是3.4万亿。在房价构成中,地价约占30%,也就是说房地产创造了11.3万亿GDP,再加上中介,装修十方天士,家电家具,估计30%的GDP直接由房价而来。另外,3.4万亿的卖地收入,又拉动了铁公鸡,杠杆率至少是3倍,又是15%GDP。一账算下来,房地产投资在GDP的占比超过45%。
但房地产经济有个最大的恶果,就是利润由寡头分享,其他人很惨。
农民工辛辛苦苦拿了万元月薪,包工头赚了20万,一转身又交给老家县城的房产商了。由于房地产抽走了所有的消费资金曲光雅,老百姓只剩下生活必需品消费,这就导致各行各业的很多产品卖不出去了。
06年至今,粮食和一般工业品涨价一倍不到,电子产品还在降价,例如电脑手机相机。制造业平均工资加社保,合计涨了3倍,小企业坠入深渊,苦不堪言。与此同时,员工也没有得到多大的实惠,因为多出来的收入,全部被楼市抢走了。更可气的是,往往你一个工地做完了,甲方最终只是拿几套销不掉的尾盘来抵工程款。
近十年天使不在线,全社会所有人,任劳任怨的养肥了房产商。
其实我不关心谁赚了钱,房产商赚钱也好,小老板赚钱也好,农民工赚钱也好,都可以,无所谓。我只关心中国经济的竞争力是否得到增强。现在问题是,房地产经济不需要技术,不需要效率,只要有本事去贷款,有本事去盖章,就可以赚大钱,其他操心的事情交给设计院和施工单位就OK了,这是最坏的结果。
6、四万亿的冲击
中国在2009年的时候,制造业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王鹤宇,本来经济危机能够淘汰一批落后产能,剩下的做大做强,走上良性发展道路,当时,眼看着一大批尾大不掉的幕墙企业岌岌可危,甚至申请破产了。结果,四万亿来了,把房价推高数倍,实体全部屌丝,于是,中国制造业就回头走,往人工高成本,产品劣质化,规模作坊化,价格低价化的初期模式道路上走了。可悲!
四万亿彻底改变了中国的经济秩序,现在走不回去了。
如果没有四万亿,远大不会是现在的远大邱淑芬,江河也不会是现在的江河。
09年之前私企是暴富了,但大部分老板没有去吃喝嫖赌,想的是继续研发创新,走向世界,那时候成功学非常流行。后来是,先倒霉的关厂买房,反而发财了,坚持不懈的幕墙企业,全部SB了。
7、社会地位太低
“小私企,企业主,小老板”,当你听到这些词语的时候,你不会联想到好事,只会联想到,他们在欺负工人,剥削工人,血汗工厂,脏乱差,违法乱纪,做坏事,偷工减料莫镐濂。是不是?这就是我们当前的现实。其实这些人,维系了中国70%的就业,虽然工人目前还吃住一般。没有加工厂作为支撑的幕墙公司,一般也至少有几十人,一旦有个加工厂,算上项目部,一个企业养几百人基本上只能算是规模偏小的尼尔雌醇片,据悉某幕墙公司光设计师就有几千人。
过去5年,从事实体经济的人被互联网和金融人士嘲笑为老土。互联网现在大家看清楚了,就是借钱、发钱和烧钱,去年获得A轮融资的846家创业公司现在都快倒闭完了。金融由于引进了高等数学的表述方式,把99.99%的人弄晕了,一直很神秘兮兮的,写个报告的也能够搞到年薪60万。现在也看明白了,也就是借新还旧,如果下一期续不上,立即出问题。关了灯,都一样。反倒是幕墙企业,经历过三十几年的摸爬滚打行业倒退摇头岭车神,苦苦支撑的企业依然不在少数。
中国经济下一步何去何从?
实业是一切行业之母。幕墙行业不仅仅是服务业房地产商,更应该成为民族的脊梁,国家出口贸易的新增长点。
房子不是卖给建筑工的,金融产品的利润是来自实体的,服务业主要是源于生产利润的消费,然后是这些行业之间的相互循环交易。近两年,制造业用工数是大量下滑的,但是表面上看不出来。因为新的劳动力,大学生跑到大城市当销售和服务员了,非大学生去建筑工地了。
93年邓小平南巡讲话至今,中国运气好的无与伦比。第一波港台疯狂涌入,第二波是最惠国待遇导致的出口狂涨,第三波外资+入世,一下子成为出口冠军,第四波更奇怪,本来小布什要来找碴了,结果911了,美国一下子和我们又是好朋友了。但是到了现在,实体滞涨,楼市狂欢。该怎么办呢?
中国经济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现在走的每一步都会对未来产生极其深刻的影响。
上一次类似情况是1998年。98年国企大下岗之前,当时有两个可能,一是继续印钞维持那些没有竞争力的国企,二是不再输血,国企员工下岗。朱总理没有选择印钞,是真正的调结构,但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朱总理的改革是真刀真枪,触动灵魂的。国企几千万人真就下岗了,北海和海南的房地产泡沫真的就破了,精简机构真的就减下来了,真的入世了,汇率真的改了,价格双轨制真的取消了。几刀下去,刀刀见红。朱总理的改革虽然让很多人利益受损,但是中国经济一下子就起来了。
我后来想想朱总理壮士断腕,让那么多国企干部职工下岗,他心里承担了多少痛苦啊。
1993年,朱总理让海南房地产,一夜崩盘,得罪了多少权贵,他心里承担了多少压力火牙狼人。这个民族之所以有希望,就是还有几个这样的人。
现在的改革呢,好改的基本改完了,剩下的都是伤筋动骨的项目了。
一刀下去,必然剧痛。你想想当今社会,富得流油的金宥妍,就剩下这几个了:房产商,大国企,二代哥。你看谁比较好说话?
环顾四周,有谁愿意为此轮改革买单?
没有!拿望远镜都他妈的也找不到一个!
8、相煎何太急
为了在幕墙这片白热化的红海生存,许多企业琢磨了很多路子,有人在业务开拓上动脑筋,送礼、搞关系、三陪;有人在经营模式上做想办法,互联网、APP、上市、融资,怎么来钱快怎么干;有人差异化竞争,你开幕墙设计院我就搞幕墙顾问公司,调转枪头帮甲方去压榨同行,背地里被同行称作甲方鹰犬,当面却笑脸相迎,很是受用。更多的企业则是通过恶意压低投标价格来获取中标机会,这也直接导致了整个行业氛围很差。
终于,大家都开始品尝到了恶果,但还是苦苦支撑,因为每个经营企业的人,都具有一种坚持的品格,他们始终认为,挺一挺就能挺过这波寒冬,看着身边曾经的对手们一一倒下,甚至还会心生一股快感。
狡兔死,走狗烹,在一个行业集体失声的时候,小编始终坚持让所有人听见我们的声音,让其他领域的人能够关注到幕墙行业,让每个幕墙从也人员都能有更长远的目光。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6年08月20日   浏览: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