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事件中国早期古代建筑宝库——晋南古建,奏响我国土木建筑华章-建筑历史研究室

中国早期古代建筑宝库——晋南古建,奏响我国土木建筑华章-建筑历史研究室
山西位于我国华北西北,以在太行山西名,也称山右。它是古晋国争霸之地魅影修罗变,故简称“晋”,又有“三晋”、“并州”、“河东”等别称。
山西境内山脉纵横。东面太行山为屏,南有中条、王屋二山作嶂,西、南黄河如带,万里长城拱北,形胜万千,古称“表里山河”(《诗序補义》卷十)。它是我国古代文明发样地之一,其南部(简称晋南)尤为丰富多彩。

一 悠悠晋南 人文曙光1.1悠久的晋南原始文化
晋南是指长治、晋城、运城、临汾4个地级市所在的地域,辖49个县(市、区),总面积57735平方公里,约占山西全境156000多平方公里的1/3。
近来研究表明,山西原始文化漫长。晋南不仅是中华古文明发祥地,也是人类农业文明起源的主要地区之一[1],还可能是人类文明的摇篮。
1995年5月,晋南垣曲县寨里村上桥沟内出土一具较为完整的曙猿下颌骨,为曙猿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高等灵长类的祖先,增加了有力证据[2]。
山西旧石器文化举例(表1)
序号
名称
距今年代
地域
1
西侯度文化
约180万年前
晋南芮城县西侯度村
2
匼河文化
约60万年前
晋南芮城县风陵渡西北约
3
丁村文化
约10万年前
晋南襄汾县城南4公里丁村附近汾河两岸
许家窑文化
同上
晋北阳高县古城镇许家窑村
4
峙峪文化
约2.8万年前~2万年前
晋北朔州市朔县城西北峙峪村附近
下川文化
同上
晋南沁水县下村附近,分布在山西沁水中条山的下川盆地一带
山西新石器文化举例(表2)
序号
名称
距今年代
地域
1
仰韶文化
约5000~7000
晋南芮城县东庄,芮城县西王村,与夏县西阴村、翼城北橄村等,类似文化遗址分布晋南各地
2
龙山文化
约4500~3900
晋南芮城县西王村、南礼教,平陆盘南村,垣曲东关村、丰村、龙王崖,夏县东下冯,襄汾陶寺;晋中石楼岔沟、太谷白燕等100多处,以晋南为主
目前,我国境内已发现的众多旧石器文化遗址中,山西为大宗(表1)。而新石器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遗址,遍布山西全境(表2)。统计表明,山西原始文化遗址以晋南为主,晋南是石器时代我国文化中心之一。1.2人文始祖在晋南
值得注意的是,典籍记载的中华民族始祖,几乎均与晋南有关,如伏羲、共工、女娲、黄帝、炎帝、尧、舜、禹等(表3)。
典籍记载我国人文始祖与晋南举例(表3)
序号
人文始祖
相关典籍举例
晋南的流传地域
1
伏羲
《周易经传集解》卷二十五:“故曰伏羲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
吉县疱山顶有伏羲故宫
2
共工触山
《诗说解颐·字义》卷八:“夫不周山者昆仑之西北也其说信荒唐矣史记正义则以为在蒲州”
太岳山系的发鸠山(长子县境内)
3
女娲补天
《尚书大传》卷一:“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于是,女娲杀黒龙以祭冀州”
吉县柿子滩、晋城浮山、平定浮化山、赵城侯村等有女娲的补天窟、补天台、娲皇陵。太行山古称女娲山、皇母山
4
有巢氏
《三传折诸__公羊折诸》卷一:“路史古有巢氏治在楼山极品少帅,即牟娄也。本牟夷国宻之诸城,有娄乡”
石楼县石楼山有巢氏栖居处
5
台骀
《春秋左传注疏·考证》卷四十一:“台骀汾洮之神也”
少昊金天氏的后裔名台骀,被封为汾神。今太原晋祠有台骀庙
6
黄帝
《胡氏尚书详解》卷十二:“黄帝翦蚩尤于涿鹿矣”
有学者认为其地主要在晋南
风后
《禹贡锥指》卷十八:“黄帝受命风后授图割地,布九州岛”
黄帝名相,风后死后葬于晋南的风陵渡
仓颉
《周易函书约存:周易函书别集》卷十五:“仓颉作字,俱黄帝臣也”
黄帝史官仓颉,临汾南关外西赵村传为仓颉故宅遗址
7
炎帝
《叶八白易传》卷二:“黄帝尝与炎帝战,颛顼尝与共工争”。
《山西通记》:“太平寰宇记:百谷山与太行王屋皆连,风洞泉谷崖壑幽邃,最称嘉境。昔神农尝百谷于此,因名山建庙”;《风土记》:“神农得嘉谷处”
长冶市北百谷山。
又传高平县和长子县交界处羊头山有炎帝陵、神农城、炎帝行宫、神农泉。长治市东10公里处的老顶山,传炎帝在此活动频繁,现已辟为炎帝纪念地
8
愚公移山
《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卷十四:“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仭”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女蜗山),王屋山均在古上党
9
精衛填海
《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卷十五:“发鸠之山有鸟,名曰精卫,是炎帝之女”
太岳山系的发鸠山(长子县境内)
10
蚩尤
《诗传旁通》卷六:“古者蚩尤之封域,有盐池之利。今河东路解州之池是也池,方百二十里,卤色正赤。俗呼解池为蚩尤血”
解州得名于黄帝俘杀蚩尤,分解其身首的传说。解州有方圆百里的盐池,盐水鲜红,传为蚩尤鲜血所染
11

《禹贡锥指》卷二:“案:尧都平阳,今山西平阳府临汾县西南平阳故城是也”
平阳,即今临汾市,临汾城南尧庙。
俗传尧时在黄河边击鼓耕田,为今日河东威风锣鼓之起源
12

《书蔡氏传旁通》卷一(中):“舜都蒲坂,为今河中府”
即今永济市。晋南平陆县传说为有虞氏之虞国所在,水济有舜庙,蒲州苍陵峪有舜妻蛾皇和女英遗迹
13

《尚书日记》卷六:“舜都蒲坂,禹都安邑,相去不盈二百里,皆在冀州,自尧以来其都不出此地”。
《书蔡氏传旁通》卷三:“夏都安邑,今河东解州安邑县也”。
《史记》:“导河积石,至于龙口,南至华阴,东至砥柱,又车至于盟津”
夏县鸣条冈,旧名夏故城,一名禹王城,有夏王朝宫殿故址黑货船传奇,俗称金殿
龙门,今称禹门口(河津市西黄河岸)。
芮城南黄河边有大禹渡。
忻州有系舟山,禹王洞,又有“打开灵石口,空出晋阳湖”民谣,均与大禹治水有关1.3晋南沿革
夏商周三代以降,我国政权更替、历史文化发展与晋南地域可谓息息相关,强拆事件历代传说、典籍所载,不绝如缕。夏朝早期活动地域,史称夏墟,位处晋南。
商灭夏,晋南为商所占。
西周成王封弟叔虞于唐,后改称晋,晋南属其域。
战国晋静公二年(公元前376年),韩、赵、魏三家分晋,魏、韩分占晋南,设上党郡、河东郡等郡,为山西置郡县之始。
秦—统宇内,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晋南基本处上党、河东两郡内。
西汉武帝时,分全国为十三刺史部,部辖郡;晋南上党郡属并州,河东郡属司隶。东汉基本因袭西汉旧制,晋南属上党郡、河东郡及司隶校尉一部。
三国曹魏,晋南分属河东郡、上党郡、平阳郡,其中河东郡属司州,其余属并州,晋因之。
北魏时,晋南分属并州、雍州(辖上党郡、建兴郡)。
唐时,晋南属河东道。
五代风云变幻,晋南不仅是战略要地,加以经济富裕,屡易其主花田半亩。宋先称河东道,后改河东路。金灭辽、北宋后,分河东路为河东南路和河东北路,晋南处河东南路。
元置河东山西道肃政廉访使司,属中书省,辖晋宁、冀宁两路,晋南属晋宁路。
明初,置山西行中书省,晋南属平阳、潞安两府。
清代设山西省,晋南分属平阳、蒲州、潞安、泽州等府。
经历中华民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的1949年9月1日,山西省人民政府成立。1.4晋南地理
晋南是夹峙在黄河与太行山之间的高原,海拔一千米左右。境内有太行山、中条山、王屋山、太岳山、吕梁山等,夹山脉间为长治、运城、临汾三个盆地。
太行山位于山西与河北、河南交界处,西部平缓,东部异常陡峭,如连天屏嶂、乌云遮空,古称“天下之脊”(《括地志》)。旧时只有八条小径,沟通内外印子月,所谓“太行八陉”(《小学绀珠》卷二)。历代征战,皆视为险境。直至抗日,我国军民亦凭恃山险,坚持灭倭。
中条山处太行山与华山之间,故名,又称雷首山。中峰高耸,景色秀美。周武王伐纣,伯夷、叔齐曾在其首阳山叩马进谏,后隐此,“至饿死不食周粟”(《读易详说》卷六)。而夏县“巫咸祠,在县东五里巫咸山下,即商臣也”(《太平寰宇记》卷六)。
王屋山处中条、太行山之间。峰峦突兀,四面陡峭。《天中记》云:“王屋山号小有清虚洞天”,古称“天下第一洞天”(《山西通志》卷一百七十),传为黄帝访道处。
太岳山又名霍山。其绵山,一名介山,是晋文公名臣介之推隐居所。而吕梁山是黄河与汾河的分水岭。二 古建繁星 技艺绵长
晋南地盘虽不大,然在此地域中,元及元之前的木构古建筑,总数达300余座,蔚为大观。这些木构古建筑,历经风雨遗留至今,数量众多、年代久远、类型丰富、格局完整,对研究我国古代建筑历史、弘扬优秀历史文化遗产等,有着相当重要的价值。

图2.1.1 静升后土庙戏台
2005年,国家文物局多次组织专家对山西南部早期木构古建进行调研,决定“十一五”期间,集中财力、人力、时间,对此区域内元以前木构古建中的105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专项整体保护——山西南部早期建筑保护工程柯林杯。

图2.1.2 魏村牛王庙戏台
粗略而言,晋南地域元代及元以前古建,具有如下技艺特色:2.1地盘
地盘即平面王翊丹。戏台多为单开间,如静升后土庙戏台(图2.1.1)、魏村牛王庙戏台等(图2.1.2);亦有三开间者,如樊村戏台(图2.1.3)。

图2.1.3 樊村牛王庙戏台
山门多为三开间、分心槽;或有山门与天王殿结合,通称山门殿,如平顺龙门寺、襄汾北史威村普净寺等。采用五开间者,如襄汾普净寺天王殿;而芮城永乐宫山门(图2.1.4)、无极门(图2.1.5)均采用五开间,以示尊崇。

图2.1.4永乐宫宫门

图2.1.5芮城永乐宫无极门外景
大殿同样多仅只三开间,通面阔、通进深相近,近于方形,称方三间殿。五开间及以上之大殿较少,例如太赵稷王庙大殿(图2.1.6),曲沃稷益庙大殿(图2.1.7),绛县太阴寺大殿,阳城海会寺大殿,襄汾普净寺大殿,武乡大云寺大殿(图2.1.8),芮城永乐宫三清殿(图2.1.9)、重阳殿、纯阳殿等。

图2.1.6太赵稷王庙大殿

图2.1.7曲沃稷益庙大殿外景

图2.1.8武乡大云寺大殿外景

图2.1.9芮城永乐宫三清殿外景
三开间之大殿,其室内一般前槽无金(内)柱,利于观瞻。后槽采用两根金(内)柱,柱间有屏风,金(内)柱与佛台相结合,屏风前有背光他来自地狱。宋代及宋以前佛台上的佛像多为群塑蟒缘,相互间顾盼传神,演绎着动人的佛教故事(图2.1.10)。

图2.1.10原平慧济寺大殿室内佛台
或有室内无金(内)柱之实例。如高平崇明寺大殿,本为六架椽屋库洛纳斯,需要较大的梁栿用料;但其铺作后尾里转成为巨大的梁栿,减小净跨距,支撑四椽栿,栿上立斗子蜀柱支平梁,平梁上立斗子蜀柱等支承脊槫,利用小料较好地架构起进深较大的屋架,室内无一金(内)柱,空间开敞,颇为特殊(图2.1.11,图2.1.12)。

图2.1.11高平崇明寺大殿外景

图2.1.12高平崇明寺大殿内部梁架
寺院主要建筑一般均沿中轴线布置,如山门(或山门楼、山门殿等)、大雄宝殿、后殿等,如平顺龙门寺布局尚存宋以前遗意。而长治法兴寺中轴线为前塔后殿(图2.1.13,又如晋北应县佛宫寺),可窥见唐辽以前寺院格局。
而稷山青龙寺中殿、大殿左右各有垛殿,均为元代遗物。中殿左为祖师殿、右为青龙门,大殿左为护法殿、右为伽蓝殿,或可视为我国宋代及以前某些时期宫殿、寺院等主殿布局,采用三殿并立形制之遗留。

图2.1.13长治法兴寺前院
2.2立面
晋南元代及元以前古建侧角、生起显著,出檐较大,柱头卷杀优美。需要注意的是,学术界原以为元代以降的古建,即明清古建不采用侧角、生起,这一说法值得商榷。实际上,不论是晋南,还是我国其它地域的明清古建,采用侧角、生起做法的实例不少,晋南更多。
晋南及整个山西,宋之前古建铺作多为偷心造,并较少有补间铺作(或仅只明间一朵、或隐刻)。宋以降多计心造,栱卷头多砍斜。但受早期该地域做法的深刻影响,直至明清时古建,其平身科数量——“攒”(即补间铺作“朵”)也较少,通常一、两“攒”而已,保持着斗栱疏朗的特征香丝草。

2.2.1芮城五龙庙大殿外景
唐、五代古建,多有阑额、无普拍枋,阑额至角部不出头,如芮城五龙庙(图2.2.1)。宋以降,往往阑额、普拍枋都有,至角部出头,直接砍杀;普拍枋扁平,与阑额组成“T”形断面。

图2.2.2广胜上寺毗卢殿外景
大殿屋顶多为歇山顶;少量采用悬山顶(表4);个别为庑殿顶,譬如广胜上寺毗卢殿(图2.2.2、元代特征)、太赵稷王庙大殿(图2.1.6、金代)。而芮城永乐宫无极门(图2.1.5)、三清殿均采用庑殿顶(图2.1.9),颇有寺院早期中轴线上殿宇,全部采用庑殿顶的遗意(如晋北大同善化寺),此种形式在敦煌唐代壁画中颇为常见。

图2.2.3临川二仙庙东梳妆楼
采用重檐歇山顶者较少。譬如广胜下寺水神庙大殿,临川二仙庙东、西梳妆楼(图2.2.3)等。而广胜下寺山门前、后檐加出雨搭,形成类似重檐建筑的效果,颇为别致(图2.2.4,图2.2.5,图2.2.6)。

图2.2.4广胜下寺山门前檐外观

图2.2.5广胜下寺山门后檐外观

图2.2.6广胜下寺山门后檐加出的雨搭
晋南大殿等主要建筑采用悬山顶举例(表4)
序号
名称
地址
年代
1
平顺龙门寺西配殿
平顺县城西北65公里的石城乡源头村北二里许的龙门山腰
五代后唐同光三年(925年)
2
沁县大云院大殿
沁县郭村乡郭村村中
宋代
3
武乡大云寺大殿
武乡县故城镇中
金代
4
壶关三嵕庙大殿
壶关县城南12公里黄家川南阳护村
金大定十七年(1175年)
5
屯城东岳庙大殿
阳城县屯城村东的卧虎山脚下
泰和戊辰年(1208年)已未月
6
新绛州署大堂
新绛县城西新绛中学校内
元代
7
乡宁寿圣寺大殿
乡宁县城内东北部
元代
8
新绛三官庙大殿
新绛县城内
元代
9
霍州州署大堂
霍州市城内东大街北侧
元大德八年(1304年)
10
广胜下寺前殿
洪洞县城东北17公里霍山之麓
元代
11
广胜下寺后殿
元至大二年(1309年)
12
稷山青龙寺中殿
稷山县城西4公里马村西侧
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
13
稷山青龙寺大殿
元至正十一年(1351)
14
灵石资寿寺大殿
灵石县城东10公里处的苏溪村西侧
元泰定三年(公元1326年)
15
襄汾普净寺大殿
襄汾县西南35 公里的赵康镇北史威村
元大德七年(1303年)
16
翼城东岳庙大殿
翼城县隆化镇南撖村
元代
屋架举高较小,故屋顶相对平缓。屋顶脊饰、瓦件等因年久日深,屡经更替。因此,晋南元代及元以前木构古建屋顶中,保留元代以前瓦件、脊饰者几乎没有。明代以降,晋地琉璃制造发达,不少元代及元以前木构古建屋顶脊饰、瓦件,均属于此时期。
由于历经后世修缮,现存古建多为砖墙砌筑,原有的夯土、板门、直棂窗等多经较大改动。因此,如何尽可能保留历史文化信息,恢复其何时期历史原状驱动器未就绪,理应慎重考量。2.3构架
受用材制度所限,宋代及宋之前古建梁枋多为长方形断面。故可基本据此,研判梁架后世改动与否。晋南元代及元以前古建整体构架,多为简洁流畅、一目了然的“彻上明造”。

图2.3.1武乡大云寺大殿内部空间
因规模所限,晋南八架椽屋大殿较少。例如,武乡大云寺大殿为金代建筑(图2.1.8),进深八椽,基本上是八架椽屋前后乳栿用四柱喜乐街第一季。然大殿内仅用金(内)柱四根,前、后槽分别采用二根,且不对位。前槽二柱分别靠近两山,入口处无柱,空间开敞,柱顶支撑长达三开间的巨大梁栿。后槽二柱靠近明间,其上分别插入长达两间的梁栿,中为断梁。前槽大梁上立斗子蜀柱与后槽金(内)柱、插入后槽金(内)柱长两间的梁栿一起,分别支承四椽栿;四椽栿上立斗子蜀柱支撑平梁,构成屋架(图2.3.1)。整体梁架简略、匠心独具(图2.3.2)。

图2.3.2武乡大云寺大殿内部梁架
晋南六架椽屋大殿之构架多为四椽栿对乳栿用三柱,金(内)柱与檐柱等高、或相近。金(内)柱头支栌斗,栌斗口十字出华栱,进深方向华栱之上采用三瓣蝉翅、或仅用替木,压在四椽栿、乳栿之下。四椽栿上立斗子蜀柱支撑平梁,平梁上再立斗子蜀柱,纵向蜀柱间有襻间,蜀柱上置栌斗、捧节令栱、顺脊串等支承脊槫,两侧设叉手斜撑令栱。有叉手、托脚,或仅有叉手、无托脚等。这些均为晋南元及元代之前古建习用之法,如实会天台庵大殿、大云院大殿,龙门寺大雄宝殿,下黄原起寺大殿,高平崇明寺大殿、游仙寺大殿,晋城青莲寺大殿,武乡大云寺大殿、沁县普照寺大殿、壶关三嵕庙大殿等。

图2.3.3原平慧济寺大殿歇山梁架局部
原平慧济寺大殿构架颇为特殊,六架椽屋前、后一椽栿对四椽栿用四柱,留出中央空间,布置佛台(图2.1.10)。其歇山山面构架同样精彩,增加金(内)柱直接支撑平梁,前槽金(内)柱柱头之上搁置劄牵,插入增加的金(内)柱,作为系头栿(即清代采步金梁)之一部(图2.3.3)。

图2.3.4霍州州署大堂外景
又如霍州州署大堂为衙署主体建筑,正中有面宽三间、进深一间的卷棚悬山式抱厦(图2.3.4)。六架椽屋前、后一椽栿对四椽栿用四柱。大堂面宽五间,前檐仅用二柱,柱头上施大额枋,形成入口处开敞的空间效果(图2.3.5)。

图2.3.5霍州州署大堂入口处梁架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观瞻、传声等的演出所需,戏台构架往往相对独立,自成体系。譬如,临汾魏村牛王庙戏台可谓木构亭阁式,梁架层叠而上,上下三层,类似藻井,简练精巧。折射出宋、金以降晋南戏剧的辉煌,为研究元杂剧在三晋的流布提供了重要佐证(图2.1.2)。
当然,由于晋南地域元代及元以前木构古建遗留数量众多、类型丰富,每一种类型之中平面布局、构架技术等又或多或少有些不一,要完整、彻底地论述它们的古建技艺,非本文所能全部涉及,仅此挂一漏万。
与此同时,由于木构古建本身用材所限及日晒雨淋,晋南或我国其它地域,元代及元以前未经过任何改换、改筑的木构古建应是不存在的,这包括木构件、墙体、壁画、佛像及室内陈设等方面。
具体而言,古建筑中不少木构件经历代更换,有些构件甚或历代多次更换;早期夯土墙明以降因砖产量增多往往改变为砖砌的墙体;壁画或分数层,多次描绘;佛像残损,多次修补甚至更换;屋顶脊饰、瓦件、砖雕历次更换等。
由此,我们必须彻底研究、慎重对待古建筑上下、内外之每一个细节,甚或每一根构件、砖瓦西蜀森林酒店,才可能准确、科学、合理地判定其历史文化价值,进而采取适当的措施,真正进行科学修缮,传承、弘扬其历史文化价值。三 文化遗产土木华章
晋南105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涉及该区域34个县(市、区),占山西现存同期同类国保单位的65.6%,全国的46.4%(表5)。
晋南地域元代以前古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照表(表5)
地域
长治
晋城
运城
临汾
晋南
山西
全国
数量
27
34
28
16
105
160
2263.1我国建筑历史研究之重要宝库
众所周知,木构建筑为我国古代建筑遗产之大宗,并取得辉煌的成就,独树一帜。这一早熟的建筑体系,西周时已较为完备秦基伟之子。经战国、秦汉直至隋唐的不断演进,尤其是大唐立国既久、国力雄厚、经济发达、文化璀璨等的共同作用下,发展至我国木构古建筑的高峰,技艺臻备。
宋以降,伴随着资源、经济、文化等的相对衰退,而逐渐萎缩。民国以来,渐趋式微。尤其是爱乐网,历代天灾,更因人祸,绝大多数的巨构伟制早已化为灰烬,只能遥想于典籍。

图3.1.1陕西长武昭仁寺大殿外景
目前,我国仅遗留下唐以降的木构建筑。而公认的唐代木构仅只4座:山西五台南禅寺大殿、佛光寺东大殿、芮城五龙庙;河北正定开元寺钟楼。五代木构也仅5或6座:山西平顺实会龙门寺西配殿、天台庵大殿、大云院大殿、平遥镇国寺大殿,河北正定文庙,福建福州华林寺大殿等。其中,平顺实会天台庵大殿年代判定不一,或谓唐末,或谓五代。笔者以为,其梁架改动较多,断代不宜过早,应以五代为宜翠竹对什么。

图3.1.2陕西长武昭仁寺大殿柱头科
而2006年荣列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陕西长武昭仁寺大殿(图3.1.1,图3.1.2,图3.1.3),公布为唐代建筑,其年代判定是错误的,实际要晚得多,应为明代建筑(有关此点,笔者拟另专文论述)。

图3.1.3陕西长武昭仁寺大殿内部梁架
据此,我国现存唐五代10座木构古建中,晋南有4座,占40%。而105处晋南国保中所保留有157座元及元以前古建筑,占我国国保单位中元及元以前311座古建的50.5%。可见,晋南元及元以前古建数量占全国过半,其对我国古代建筑历史研究的重要历史文化价值,不言自明。3.2我国历史文化传承不可或缺之瑰宝
除历史建筑本身外,晋南元代及元之前古建筑中保留的历代碑刻、壁画、造像、典籍等,是与其相关的遗产,直观、形象或起到文字与实物印证之效值。不少古建中保留的佛像、壁画等相当精美,譬如襄汾普净寺大殿内的金代彩塑,气定神闲、色彩华丽、衣纹流畅、姿态生动(图3.2.1,图3.2.2),可称为晋南地域寺庙彩塑的典型代表。因此,一座座建筑群,可谓一个个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博物馆,可籍以了解当时人的日常生活、思想感情、哲学观念、审美情趣等,对我国历史文化遗产研究,具有无可替代的价。


图3.2.1、图3.2.2 襄汾普净寺大殿内的精美佛像
更重要的是,某种程度而言历史建筑及其相关遗产所创造的空间,可谓是“有生命力”、“活”的文化景观。它们与人们日常生活时刻相连,创造出的一个个生动的空间,提供了人们生活、工作、交往、游嬉的场所,如历史街区、寺庙道观、宫殿衙署以及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名城等,是保持文化生态的最重要根基。置身这些场所,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生理、心理,尤其是心理,这是建筑遗产独具的历史文化意义。
不少时候,历史建筑遗产甚至成为国家的象征、文化的表征、民族精神所系。由此,毁灭某个国家、民族的传统文化,摧毁其历史建筑,实际是最直观、最简单的方法。
因此,切实保护历史建筑遗产可谓事关中华民族文化安全,并对提高全民素质、提升民族自信、弘扬我国优秀历史文化遗产等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而对以历史建筑为主的文化景观遗产的保护,必将带来丰厚的回报,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未来的休闲旅游定会成为世界各国人们亲近自然、陶冶身心、领略异域文化之首选。
晋南的105处国保单位中的早期木构古建,数量众多、类型丰富、技艺精湛,是我国木构古建的重要例证,是中华民族地上文物宝库中的珍贵财富,集中反映了我国古代文明的多方面成就,具有较高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
当然,晋南元代及元以前古建多属于中小型木构,以三开间为多,对研究中小型木构古建具有重要价值。而晋北现存的不少元代及元以前大中型木构,如五台佛光寺东大殿、大同华严上寺大殿及下寺薄迦教藏殿、应县木塔、塑州崇福寺大殿及观音殿等,对研究我国唐以降大中型木构则更为直接。
注释
[1] 降大任:《山西史纲》第2页,山西人民出版社,李元玲2004年5月。
[2] 杨国勇主编:《华夏文明研究:山西上古史新探》第3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03月。
(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遗产》2010年第2期 )
作者:
周学鹰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物系 教授
张 伟 同济大学 副教授
责编: Rudy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6年03月25日   浏览: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