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倩中国国宝借展日本蹊跷丢失:当事人索赔180万-收藏家大视野

中国国宝借展日本蹊跷丢失:当事人索赔180万-收藏家大视野
点击上方“收藏家大视野”蓝字,直接免费关注。精彩内容,每天08:00如期与您分享!

欢迎关注公众号:收藏家大世界


2011年徐倩,
日本一个名叫内藤富卿的文化学者,
说服旅日华人丁如霞
将自己祖上的文物拿出来展览,
以让日本人感受一下
中国博大精深的文明文化。
丁如霞经不起对方的百般恳求,
便答应并无偿出借至日本展览。
诡异的是,在展览结束的3周后,
内藤竟将其遗失在厕所杨维星,
“国宝”从此莫知所终。
丁如霞手中的这件国宝级文物是《西泠八家印存》,来自她的祖上丁仁。
丁仁又是什么人呢?他的老家杭州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珍贵古籍?

丁仁,西冷印社创社四英之一
丁仁,字辅之,号鹤庐,1879年出生于浙江杭县,书法家,篆刻家,西冷印社创社四英之一。丁仁家学渊源,幼承庭训,喜好金石书画,尤其于印章,更是“嗜之成癖,抚之无虚日”。曾与其弟善之首创欧体聚珍仿宋活字。设立仿宋印书局蜀山旁门之祖,1921年并入中华书局,任仿宋部主任。


丁辅之刻青田石龙钮周浩自用对章
丁仁的祖上收集了一大批珍贵的古籍枭宠女主播,其中还有无数名人的印章。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上海中华书局工作的丁仁听到日军即将入杭的消息,急令次子政平连夜赶回杭州老家,从丁家老宅的藏书楼“八千卷楼”中抢救出了最珍贵的西泠八家印章五百余方。此后,“八千卷楼”被日军焚烧而尽。

(注:“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
丁仁悲愤之极,产生了制作印存以传世的想法。他把儿子抢救出的西泠八家印章集合起来,全部拓印到了一张册子上,一共有五百枚之多9c8809,并用蝇头小楷共9294字记述了每方印章的详细来历、篆刻家的生平和艺术成就等等。封面是书画收藏大家葛昌楹题写的书签,扉页是著名书画家高时显的书序,最后附有丁仁本人用商卜文写的跋和译文,仅是3位名家的手稿真迹汇于一书就价值无比。
1938年萧玟铮,作为西泠印学的最后记录勒组词,《西泠八家印存》孤本传世。

丁仁去世之后,印存一直由丁仁小女儿收藏,2000年,丁仁小女儿去世。2003年,在西泠印社创立100周年之际陈志平博客 ,丁仁的孙女、旅日华人丁如霞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这本珍贵的印学宝典,它也因此得以重现人世。
这个叫内藤富卿的日本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丁如霞手中有这样一个国宝文物,便多次恳求,终于在征得同意后将文物迁往日本参展。展览会期为8月15日至21日黄胜楠。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展览结束后,内藤富卿迟迟不肯归还这一文物。
9月5日,丁如霞在一个古董拍卖会上见到了内藤富卿,催其归还印存等借品刀的哲学,内藤答应9月10日去埼玉县浦和上课时顺路带给住在川口的丁如霞。10日下午3时,丁如霞如约到川口车站,等了15分钟,始终没有内藤的联系。丁如霞觉得奇怪,给内藤打了电话。没想到内藤竟然在电话里告诉丁如霞,物品丢了。

据内藤富卿称,他当天把原装在黄杨木书盒内的印存和印章一起放在一个白色的纸袋里,带到浦和ROYAL PINES HOTEL的“读卖文化中心”去上课。下课后,他带着纸袋进了教室旁边的厕所,把纸袋放在便池上面的架子上倒顺词。用完厕所后匆匆离去,走到车站要给丁如霞打电话时发现手上没拿纸袋,赶回酒店厕所少林十虎,放着的纸袋不见踪影了。内藤随后到车站前的警察所做了失物申报,仅是填写遗失单。
丁如霞赶到现场后,向警察讲述了失物的贵重,警察才和他们两人一起去现场了解,却没有结果。内藤希望丁如霞再等几天风儿找妈妈,看看失物会不会被送到酒店前台或是警察所,这在日本也是经常有的事。但是等候了三天仍没有一丝消息,丁如霞感到担心,打电话给内藤要求面谈,提出在所借物品归还前须要有抵押物。内藤先是拿出其他人的印刷品印谱做抵押品,丁如霞不接受,后提出以赔赏200万日币了结此事。丁如霞感觉到内藤根本没有诚意解决此事,案发的近1年后,向法庭提出了起诉。

这次蹊跷的遗失事件导致损失惨重,也使得赔偿问题浮出水面。
表面上,内藤富卿本人表示承担责任,愿意为遗失物品提供替代品,但他仅支付赔偿金额200万日元(约12万元人民币),其中“印存”150万日元、“丁敬刻两面印”50万日元夜色斗僵尸。丁如霞认为内藤作为专业人士,完全了解遗失物的价值,他的对应是不诚实的,而200万日元完全不能体现《西泠八家印存》这本无价之宝的价值。
据内藤所说,他把印存和丁敬刻两面印放在白色手提纸袋中去教室上课,但在教室中没有人看到过内藤拿了白色手提纸袋,所以丁如霞不相信内藤因遗忘而丢书的经过,于2012年7月委托律师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晶锅英雄,东京地方裁判所也怀疑内藤有吞没物品的嫌疑。要求内藤富卿在指定时间归还孤本原稿。内藤心中有鬼,对于诉讼采取消极应对杨慧妍,即使接到了法院的通知书也拒不到场。

《西泠八家印存》内页
2012年底,东京地裁一审判定内藤富卿应归还“印存”原稿和印章,丁如霞胜诉。于是,费贞绫法院对内藤家中和其事务室都进行了强制调查,没有发现书遗失物的踪影。
因为第一阶段诉讼要求原物归还无果,同时感受到内藤的不诚实言行和卑劣态度,丁如霞不得不委托律师于2013年1月二次起诉,请求赔偿。在评估了《西泠八家印存》和丁敬刻两面印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后,再加上旷日持久的精神赔赏费,原告方诉状请求3000万日元(约180万元人民币)的损害赔偿。

《西泠八家印存》内页
对此,内藤富卿于2013年1月16日也向浦和警察所提出“告诉状”,竟以“受害人”的面目出现,申报2011年9月10日丢失了价值200万日元这么两件的物品天颂雅苑,要求警方调查追寻犯人。
至此,这一中国“国宝丢失事件”仍迷雾重重,文物如何丢失一直成了未解之谜,或许真相只有内藤富卿自己一个人清楚了。
如今,《西泠八家印存》这部印学宝典究竟是仍在世间,还是已经灰飞烟灭?如果侥幸存世中美时差,究竟落在谁的手里?能否还有再现江湖、重见天日那一天?这些谜团有待揭开 。
(文章源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声明:尊重作者原创。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时,欢迎广大藏友投稿分享您的原创好文章。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刊发布文章,请另取标题,以免读者误会御米油。如使用本刊标题,必须注明“转自公众号:收藏家大视野”。谢谢合作!)
本刊微信客服:770565645
长按二维码识别快速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等着您)
▼▼▼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08月19日   浏览: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