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瘦咬肌中国惟一哲学家的书,读了以后会怎样?-古今史话

中国惟一哲学家的书,读了以后会怎样?-古今史话
有史以来 迄今为止 古今中外
有品位 有品质 有品格
有深度 有厚度 有温度
古今史话

惜未早读王东岳

(王东岳先生)
赵立军
早年间读书,愿读杂书、闲书,喜猎奇,爱寻偏大话神探。大学虽然读的是中文系官翔,却很少读大部头的名著,每每于笔记小说中流连忘返。最大的兴趣是社科类书籍,惟对哲学敬而远之。无他,对现行之主义哲学兴趣乏乏尔。总觉得此哲学非我心中之哲学,偶尔翻阅近人今人所著之中国哲学即哲学史类书籍,不由感叹,中国无哲学,亦无哲学家!哲学之缺失,平素无感,日常少惑,但每到思辨事理时,穷极心智,依旧缺憾多多。细细想来,哲思之不足当为首要。哲思不足,则逻辑不清,逻辑不清,则理性难明,理性难明,则思辨无果,甚至有误,思辨有误,则后果不良,后果不良,小则误事误人,大则误国误民。话虽如此,可吾等些许小民,又有几人明哲学,懂哲思楼天城?不也生活得快快乐乐沈航官网,无忧无虑?倒是那些自命不凡,自称学哲学、懂哲学的人,却生活在痛苦与忧怖之中,烦恼无限。有一个家伙,大学读的是哲学,官至副省部级,此君最喜炫耀自己是学哲学的。曾到一家大城市媒体中以市委副书记身份向一群媒体人叫板,要和记者们谈某某主义哲学,见无人接招,方在洋洋自得中扬长而去。此君后来因贪污贿选而身陷囹圄,可见某某主义哲学不过是这人败坏风气,捞取私利的蒙皮而已。对他挂在嘴边的某某主义哲学,不但不懂,甚至不信。
近读王东岳先生之《物演通论》,恰如醍醐灌顶,大有茅塞顿开之感!方知中国不但有哲学,还有哲学家。才知友人向我推荐王东岳时所说,他是中国唯一的哲学家所言非谬。因为真正的哲学家不受主义驱使,不为外界物欲左右,更不为权力摧眉折腰,只遵从内心的选择和逻辑的推论,以感性的情怀和理性的论述悲天悯人。

这样的哲学家必定是踽踽而行的独行侠,必定不被体制所接受。王东岳先生正是这样的哲学家。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对独立学者写过这样的话:“独立学者是指那些没有师承家学,无门无派,独立于体制之外,既不在大学,也不在科研机构的研究者。同时,他们还要有财力,不报项目,不领经费,不以学术研究为稻粱谋,却要以自己的学术研究回馈社会以王之名,回报祖国!他们完全凭借自己的学识才能、兴趣爱好,自选课题,自费研究,自费出版学术著作。恰恰是因为没有师承家学,不为五斗米折腰,方没有藩篱,不受限制,不用说假话,自由发声,见解独特而深邃。我认为,独立学者的学术水平远远高于体制内学者,他们的研究成果往往是突破性的、引领性的,是体制内学者们无法与之比肩的。当然,能称得上独立学者的在当今的学术界也是寥若星辰格调网,凤毛麟角,不过数人而已。”王东岳先生就是这数人中的一个,而且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
与动辄著作等身的学者相比,王东岳先生的著作少的可怜,数本而已,而且不停地修改,似乎总也写不完。
王东岳这样介绍自己:王东岳,笔名子非鱼,自由学者,独立于任何党派和学术机构之外。曾为医学硕士,但研究生毕业后即脱离医界;也曾做过西北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以及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的东方文化客座教授,聊以谋生。迄有著作三卷两册:三卷《物演通论》合为一部;一册随笔集《知鱼之乐》;一册汇编本《人类的没落》。另有一函《子非鱼讲演录》,似乎不值一晒。此外别无可记。
关于《物演通论》,作者修订已廿载有余。全书论证了一个哲学原理,引申出若干异端观点,应对于如下现实问题:人类生存或人文现象的自然根据是什么?文明进步及其社会发展为何必然趋向于岌岌危势冥婚周德东?而精神属性与知识系统何以终究是于事无补的,甚至不免呈现出负面效应?总之,它用深邃的终极探询方式,为傲慢的人类敲响了警钟,给光明的前途覆盖以阴霾。
还是回到他和他的哲学上来。他还这样说自己:“虚无如老子岱山新闻网,飘逸若庄周,身心孤悬,浪迹魂梦,仰观天道,俯察尘寰。虽系医学硕士及生物学技师,却无固定职业;身兼某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却无正式职称;看似自由撰稿人;但从未见有应景文章发表;曾著一书《物演通论》,文字晦涩,意境渺遥,味同嚼蜡,读者寥寥。”这是他自嘲中的幽默,幽默中却透露着丝丝傲然之气。关于他的得意之作《物演通论》,他曾写道:“本书的哲论笔墨鳞峋奇崛,自成一系,也颇可玩味。”“这本书,是我终生未敢杀青之作”,可见作者对于本书用功之深,自信之满。而对于随笔集《知鱼之乐》则写道:“此人如今勉强献出随笔若干,竟是戏弄人生、调侃智巧的奇谈谬想,万一有人不慎堕入他的思绪,敬请一笑置之,及早脱身,断不可如痴如醉,信以为真,须知他本人尚且一再宣称“天下无真”,你若视同至理,岂非荒唐自误?”调侃中透着强大的自信与孤傲。

王东岳说自己的《物演通论》“文字晦涩,意境渺遥,味同嚼蜡”,一点不错。我甚至一度想为之加上“诘屈聱牙”等类似的评语。但一路读来发现,所谓“文字晦涩,意境渺遥,味同嚼蜡”乃初读《物演通论》,未进入王东岳为你设置的语境和逻辑圈子时的初步印象何琦骁。而一旦读了进去,你就会觉得语言新颖、内容奇崛、逻辑严密、境界独特。你就会被他机智幽默的语风所打动,为他环环相扣的语序所折服。
欲了解王东岳的哲学思想,切莫一上来就读《物演通论》 ,因为那样你很容易掉进王东岳给你设定的陷阱中叫苦连天却又无法自拔——倘若你的逻辑思辨能力欠缺再加上你的科学知识准备不足的话。可以先读其《知鱼之乐》与《人类的没落》,最好先读一读他列在《物演通论》后半部的“名词与概念注释”以及两个附录:《物演通论》导读、哲学史与《物演通论》述略。虽然你可能依旧是一头雾水,但至少可以预先对其晦涩难懂有所准备。
读王东岳纯属闲着没事儿往嘴里扔黄连——自找苦吃——深陷其中却常常乐此不疲,一头雾水是常态,明白一阵糊涂一阵则说明已经读进去了。
《物演通论》是我阅读过的少的可怜的哲学书中唯一一本以当代最新的自然科学知识为背景的哲学著作。仅此一点,就让文科出身的我不断地慨叹科学知识的贫乏并痛悔当年为什么要改换门庭学文科。
《物演通论》的副标题是“自然存在、精神存在与社会存在的统一哲学原理”,书的内容亦即分为:卷一,自然哲学论——自然哲学的递弱代偿衍存原理;卷二,翁其钊精神哲学论——精神哲学的感应属性增益原理;卷三,社会哲学论——社会哲学的生存性状耦合原理。这也正如王东岳自己所说:“无非是把一回事演绎成了三件事,或者说,是把一个系列的事体人为地分立为三个系统加以诠释,即:事物或世事之所以流变不息天才传说,以至于演化出人的存在、人的精神和人的社会,全是由于一个最简单的原因使然——我称其为‘递弱代偿原理’”。
所谓“递弱代偿原理”,是王东岳在《物演通论》中提出的核心理论。在王东岳看来,凡是能力较强的高等级物种——譬如哺乳动物或脊椎动物——都不免快速灭绝;凡是能力较差的低等级物种——譬如无脊椎动物或原始单细胞生物——反倒长存不衰飘帅,而且越原越低级的物种,虽然其“有所作为”的能动性或行为能力一定越差有耳非文,但他们的生存力度无疑却越显强健;更有甚者,那些完全没有生机再造繁荣,也就是不具备任何自主能动性或行为能力的无机物——譬如花岗岩或磷酸钙等,唯有他们方能万古不灭。最原始的单细胞发生于38亿年前,迄今仍是地球上质量分布最广、生存力度最强的物种。多细胞动植物直到5亿7000万年前的寒武纪才渐次繁荣起来,然而它们中间99%以上的物种已经灭绝,而且越高级的物种灭绝速度越快。于是王东岳得出这样的结论:宇宙物质的存在效价或存在度具有一种倾向衰落的演动态势。句中的存在效价,是指存在的效力、存在的力度或存在物的持恒稳定状态。效价是在借用化学用语,表明它是一个可量化的指标。存在度则是存在效价的度量概念。由于存在效价总部免于趋向衰减,由此引出另一个重要的概念:递弱。

而这些高等级的物种为了延缓或扭转这种衰落的态势,势必要用各种方式方法来试图延缓或消除其衰落的态势。由此。代偿和代偿效价的概念也应运而生。代偿乃是借用法学概念(如父债子偿)和医学的病理生理学术语(组织器官之间病损功能的变态替补)的“代为补偿”之意蕴,但却剔除了它原本具有的外在关系,另行赋予其“内在自补且愈不愈失”的含义,由此构成一个全新的哲学概念。代偿者万虹萱,对所失予以替代补偿耳,虽然已补的已不是原物(指存在度)但总归聊胜于无,这代偿上来的东西可称之为“属性”(即对能耐、活力、灵性或有为一类的总称)。越后衍的物种诚然越弱化(存在度递减),然而它们的属性却相应地倾向于越来越丰化(代偿度递增),二者之间潜蕴着一个严格的单项反比函数关系,由此演化成万物创生和进化的世界格局。这就是所谓的“递弱代偿原理”。
王东岳的哲思由此而发生,他对所生存的世界,尤其是人类其实是悲观失望的。在他看来,可怜可笑而又盲目浑噩的人类已经处在物演形势趋向艰危或濒临崩溃的极端。存在度偏低、代偿效价偏高的人类似乎属性最丰、能耐最强、灵性和名堂也最多,自认为无所不能,以至于无所不用其极。向大自然索取无度。怎么瘦咬肌却不知早已成为自然的“弃儿”,所有的生物机能只是对这种遭到遗弃的“代偿”,宛如失去父母的孩子,只好掌握自我生存、自我料理的本领一样。他借用老子有为、无为的概念写道:“有为者总是把衰弱的无奈夸张成聪敏和骄傲,无为者总是把永恒的强势掩藏于守拙和静默”。

因此,不管读者在阅读《物演通论》时发觉王东岳对上述原理加以论证显得何其困难,读者其实只要能够得出如下三点结论即可欣然掩卷(请注意,这是王东岳本人说的):
其一,自然物演呈现为在流逝中常存、在衰亡中新生,由以嬗变出从简到繁、属性渐丰、结构重叠的宇宙万物和人间气象,盖由于物质存在度不可逆转地趋于递减辞海在线查询,从而要求相应形式的代偿过程予以追补所致;
其二,精神现象说到底不过是原始物理感应属性的代偿性发展产物而已,由此渊源出发,才能揭示精神发生和精神运动的全部规定性,并借以廓清久久笼罩在认识论、意志论以及美学理论上的种种哲学谬误;
其三,社会存在是衍生于生物存在之上的又一层代偿物相或代偿存态,亦即生物分化及其生物属性分化正是社会结构分化的自然基础,因此以生物为其基质的社会实体自有与生物进化史同步发展的自然演运史。
将如此简明的事理搞成如此复杂的书卷,实在是因为整个人类思想史恰恰是在这些问题上歧见纷呈,云遮雾障,以至于我们每前进一步,都必须小心地拨开草莽和荆棘,才有望在可供落脚的地面上踏实一条路径。
说来说去,归根到底还是哲学本身是什么的问题。哲学是什么?估计能说清楚的人寥寥无几。哲学是形而上的。有人说,哲学是研究思维的科学,有人说是研究思维与存在关系的学说。但无论怎样说,都绕不开存在、存在度、思维、思维方式等概念或话题。它本来与政治无关却由于社会哲学的关系,成为某种主义的规定性标签或被拉起的大旗。哲学实际上一种闲思,与实用无关,“既不像神学那样去抚慰苦难的灵魂;也不像科学必须为肉体寻找安乐;更不似文学之作或艺术创造难免受到悲喜情境的鼓动。哲学之思全然不与求生的实用的‘必思’相关,或至少暂时不被求生的实用的压力所驱动。”不如此,哲学就全无思考人类虚无缥缈的未来的意义,必定成为某种学说或利益集团的附庸,成为某种枷锁或工具。
英国哲学家罗素曾说过,凡是尚不能得出确定性和精确性答案的学问即属于哲学探索范畴:“因此,哲学的不确定性在很大程度上不但是真实的,而且还是明显的:有了确定答案的问题,都已经放到各种科学里面去了;而现在还提不出确定答案的问题,便仍构成为叫作哲学的这门学问的残存部分”。
关于哲思这种奇妙的东西cbg倩女,王东岳写道:哲学大概总归要处于两难境地的吧。在思想史早期,哲学倾向于凭借感性直观表象来否证感性;而今,哲学又倾向于凭借理性科学逻辑来质询理性;这使得哲学不免陷于如此尴尬的局面:它先行捣毁了自身赖以立足的基础,然后却又说它似乎才是唯一站得住脚的学问。然而,回首远望,当代科学的最前沿,譬如粒子物理学,不就是两千多年前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所提出的“原子论”哲理的继续吗?也就是说,科学观念作为哲学思脉的传承产物,其本身不也照例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吗?再说,假如由理性所导出的人类现实生存境遇未曾给我们造成麻烦,或者,假如由科学所导出的人类逻辑延展序列未曾给我们提出疑义,哲学又怎么可能去凭空诉说呢?因此,一味地鄙薄形而上学是毫无意义的,反倒是当前的科学进程及其理论形态愈来愈呈现出某种超脱具象的思辨化趋势,很值得思想界予以关注。它可能恰好预示着,人类既成的认知拓展方向,正无可避免地奔赴于越来越空泛亦即越来越茫然的高危境界。
现今国人对哲学的认知仍局限于主义的泥潭,无数的解读、研究都是浪费资源。他们从不以人类或理性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及这个世界的变化和规律。国人的短视固然与政治生态有关,更与无关政治的真正的哲思缺失有关。
王东岳就不一样。他早就跳出了政治的泥沼,比当今所有的中国人都站的高,看的清,想的远。在《物演通论》中他提出并论述了“社会哲学的生存性状耦合原理”。他认为,哲学必须落实到人的存在上来才成其为哲学。人是社会性群居动物,当代科学再发展也改变不了如此生物性状。人必须落实到社会存在之中才成其为人。即是说,社会存在是人的物质存在方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生命这种自然存在物的自然存在质态。所以,“人”一开始就不可能以单纯“自然人”的身份存在,是非得以“社会络合物”或“社会构造体”来成就世界和自身不可,换言之,人的社会态就是人的自然本态,亦即自然人的自然质态就在于其社会存态。从生物性本能到社会性属性,人类遵循着着怎样的规律或行为准则?早在19世纪甚至19世纪以前,生物学家们就已经发现了低等生物的社会组合现象,只是到了20世纪60年代之后,个别专业人士才敢于将广泛存在的动物群化状态与人类社会结构贯通起来研究——“社会生物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诞生的。

在《物演通论》卷三“社会哲学的生存性状耦合原理”中万达龙樾府,王东岳阐述了与众不同的社会哲学观,对当今人类所面临的社会政治问题,给出了一连串的回答。比如,政治是什么?王东岳回答:政治——是智质载体的残化整合状态之总称。明白吗?谁读了都是一头雾水。这里面涉及到一系列科学术语以及王东岳自己创用的概念。想弄明白,只有精读《物演通论》,真正理解他赋予这些词语的内在含义,而无他法。无论如何匪夷所思造句,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人类社会不可能是一种超自然的存在。既然人类的体质存在无可置疑地起源于生物进化的自然进程,那么,人类的社会存在又有什么理由能够游离于自然规范之外呢?须知所谓“社会”就是以生物为其基质的一种自然衍生实体,正如所谓“生物”就是以理化物料为其基质的一种自然衍生实体一样。
最后,王东岳带着疲惫说,本书只是提出和论证了一个基本原理(即递弱代偿原理)。运用这个原理,应该还可以澄清许多我未曾涉及的其他问题,即是说,这个原理具有相当广阔的普解性。不过,那已是后人的事业了,我的厌倦之情早就把自己的灵性埋葬于江郎才尽的荒塚之中,所以只好就此搁笔了。
写道这里,我似乎也越来越糊涂,我不知道即使读懂了《物演通论》对吾等小民有何作用,那些晦涩难懂的哲思罗列好相依,诘屈聱牙的文字,虚无缥缈的意境,连贯跳跃的推理当得饭吃还是当得酒喝?后来一想,我怎么和老祖宗一样,只关注身边的物事。如果我真的读懂了呢?我不也就成了高人!于是乎无数次地跳进王东岳挖好的陷阱中,苦苦思索,甚至梦中还不断提醒自己:仰望星空与哲思遥遥,是人类进步的两大动因。
如果逻辑思维能力不强,怎么也读不懂,干脆,把读王东岳带来的深度思考当成预防老年痴呆症的措施也是大有收获。
感谢关注古今史话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4年11月24日   浏览:186